<form id="prvdn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prvdn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prvdn"><nobr id="prvdn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• 聯 系 人:王主任
          • 聯系電話:0371-55833156
          • 聯系QQ:85185908
          • 聯系地址:鄭州市西大街一號 [查看地圖]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鄭州華柱醫院 > 商家資訊

          我曾遇到一個東北女孩

          發布者:zzbdfyy 發布時間:2017-03-09 17:41:09 來源:zzbdfyy 閱讀:720

          我曾遇到一個東北女孩

          ——靈遁者

          接到一個陌生客戶的電話,一聽聲音就是東北人。在大家的印象中東北人直爽,有啥說啥。確實我的印象中也是這樣的。這個電話,讓我猛然想起一個女孩,她應該算是典型的東北女孩吧。

          比較可氣的是,我現在竟然想不起她的名字。好像叫王倩吧。和她的第一次接觸,我便挺吃驚的。

          那是剛剛上大學的時候。我初來大城市,又本來內向,所以不大和人接觸。她是班長,很活躍,經常站在講臺上將通知之類的事情。所以我是知道她的。

          有一天晚自習下課,下著很大的雨。我沒有帶傘,我好像經常這樣。直到現在,我去任何地方,都沒有帶傘的習慣。即使天氣預報說有雨。

          我站在樓道里,看到別人離去。也準備走了。這時候她出現在身后道:“沒帶傘吧!蔽尹c點頭。

          她說:“那我們一起吧!闭f著她打開了傘。我連忙說:“不用,不用!

          她指著大雨道:“這么大的雨,肯定會淋透的。我們一起,你先送我回宿舍。然后你拿我的傘回去!

          我還想堅持。她已然將傘湊到我的頭頂上道:“趕緊走吧。大男人,這么啰嗦!闭f完,自己就先走了。我只能跟上。

          雨真的很大,噼里啪啦的打在傘上。夜色黑漆漆的。只有在有路燈的地方,可以看見雨就像線串的珠子一樣在閃光。

          然而我的心思肯定不會在雨上。心咚咚的跳,畢竟在這之前,我從來沒有和一個陌生女孩走的這么近。我盡量避開和她的身體碰觸。即使這樣,依然覺得能聽到她的呼吸。

          那是深秋,如果沒有記錯,是開學的一個月后。也就是10月份吧。雖然在西安,還是有些冷的。她比我低,吃力的將傘舉過我頭頂。

          走了一會,她說:“你把傘舉著吧。男人應該主動舉的!蔽乙姥詮乃掷锝舆^傘。很輕松的舉過頭頂,F在想想,我確實很木訥,本來就應該是男孩舉傘的。

          可能是為了緩解我的緊張和尷尬。她一會說:“你走慢點。太快了!币粫䥺枺骸蹦慵沂悄牡?” 我說:“陜北!

          她又問:“你平時就話不多?” 我說:“還可以吧!笔聦嵣鲜遣欢嗟,加上普通話不標準,緊張時還口吃,所以在班上話不多。

          她又說:“你應該多和同學交流。大學生活,就應該活躍點。你可能聽出來了。我是東北的!

          我點點頭說:“我知道!蔽矣謫枺骸睎|北哪的?“ 她說:”遼寧!

          又是一陣沉默。她突然又開口道:”你怎么都把傘給我打了。你肩膀都濕了! 我說:”沒事!

          她自然的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,一只手挽在我舉傘的胳膊。說道:”這樣會好些!

          我心里小鹿亂撞,低頭前行。她倒是還不斷問:”你多大了??”””明天有個活動,你來嗎??“等等。

          一直到她宿舍門口。我還沒有平靜下來。我說:”我也離的不遠了。傘你就拿上去吧!

          她說:“不用。你明天給我就行。對了,別忘了明天早上8點前外國語院門口集合,好吧! 我點點頭。就走了。

          回去自然免不了,被室友發現女士的傘,被調侃。說我走桃花運了。我嘴上說沒有,暗地里還是高興的。

          第二天我還沒有睡醒,電話響了。是個陌生號,我還納悶誰大早上給我打電話。接聽后便聽到她的聲音:“你怎么還沒有到??我們都到了!

          我這才想起,昨天好像答應她去參加活動的。但是現在還裸著,也沒有洗漱。時間肯定來不及。于是便說道:”不好意思。我就不去了吧。我睡過頭了!

          她非常生氣的說了一句話。我記得特別清楚。她說:”那行,你不用來了。但是作為男人,你既然答應人了。是不是應該遵守。不然就別答應。我還特意囑咐過你!罢f完便掛了。

          我再無睡意。到了下午大概3點多的時候。我給她打電話說給她還傘。她說好。

          于是我們就在學校的湖邊見面了。見面后我們就坐在湖邊的石凳子上。我再次說了對不起。她說:”沒事。不過確實討厭不守信的人! 我當時的尷尬你可以想象。

          后來我們就坐在那聊天。她說了好多她的事情。尤其讓我唏噓的是她是孤兒。父親很早就車禍死了,母親是疾病去世?傊呛艹林氐牧奶。

          她倒是表現的很開朗,說自己習慣了。慢慢的就好了。我當時好奇的是她是怎么上的學,因為我們的學費還挺貴的。于是我也問了。她說:”政府幫助,也有低保!

          我點點頭。說下午我們一起吃飯。那是我第一次在大學邀請一個女孩吃飯。她說下午有事,就不吃了,改天吧。

          之后,就沒有之后了。我原來和她一個班,是6班。后來我們班一部分學生抽到5班去了。因為5班人少。我就是其中一個。之后我記得是通過一次話。她語速依然很快,聲音也很大,電話匆匆就結束了。

      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原因。我覺得我好像學到了一種自信之類的東西吧,畢竟她是一個人生活,但表現的很活躍。后來,我看上了一個很文靜的女孩。這個文靜的女孩和她比,確實很安靜,可愛。

          她是粗線條,不是非常美,也不丑,齊肩短發,很利落那種。我曾經幻想如果沒有那個文靜的女孩,我會和她交往嗎? 我當時的內心的是搖頭的。

          不是她不美。是我當時確實有點接受不了那么直的女孩。而且我也沒有能力給她一個經濟上的幫助。我當時就是這么想的。

          更戲劇性的是。和她見面后的幾天,我和這個文靜的女孩坐在湖邊了。我還告訴她:”我認識一個東北女孩,很熱情,很直爽。她是孤兒!

          這個文靜的女孩說:”那你應該安慰人家一下! 我笑道:”我安慰不了! 現在回想,確實安慰不了。

      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原因,后來我還是挺喜歡和東北人打交道的。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。我的性格里也缺少這樣的直。

          已經6年過去了。今天想到這個北女孩。我也是很復雜的。不知道她現在嫁人沒,過的咋樣,和我同歲,也快30了。

          我真的欠她一頓很豐盛飯菜。這就是我認識的一個東北女孩。她的名字就是王倩,我應該沒有記錯。

          2015年10月28

          摘自獨立學者,詩人,作家,國學起名師靈遁者作品《非線性波動》


          心中的祖母(文/馮忠文)

          了解更多請移步:三門峽牛皮癬醫院

          特色療法

          專家介紹

          亚洲成熟女性Av,亚洲综合无码a区一区,超碰欧美爆出白浆人人人人

          <form id="prvd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rvdn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rvdn"><nobr id="prvdn"></nobr></form>